楚天金報訊 圖為:洪湖農夫被毒蛇咬傷,因找不到救命血清緊急求助本報熱線。本報記者迅速為其聯繫有血清的醫院,並用採訪車將坐長途車來漢的傷者(中)轉送就醫 (記者鄒斌攝)
  圖為:朱師傅在醫院得到救治 (記者鄒斌攝)
  文/本報記者雷巍巍 圖/本報記者鄒斌
  “我的爸爸被毒蛇咬傷,能幫忙找到有抗蛇毒血清的醫院嗎?”昨日上午,24歲的讀者朱元,從洪湖致電本報新聞熱線求助。
  前日下午,朱元49歲的父親朱則成在農田施肥時,右腳被毒蛇咬傷。經當地醫生治療,病情沒有好轉,反倒加重。家人匆匆將朱則成送到洪湖市一家大醫院救治,問題是,該醫院沒有抗蛇毒血清。
  接到求助電話後,記者緊急在武漢找到了一家有抗蛇毒血清的醫院。3小時後,朱氏父子趕到漢口金家墩客運站,本報採訪車客串救護車,一路狂奔,將朱則成送到了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。
  註射抗蛇毒血清、劃開傷口排毒、抽血……搶救工作有序推進。昨日下午5時,從醫院傳來消息,經過搶救,朱則成的病情出現好轉。
  農夫田間施肥被毒蛇咬傷
  找不到救命血清命懸一線
  前日下午2時許,洪湖市峰口鎮白廟村,田間地頭一派繁忙,人們忙著翻田,搶插中稻。村邊一塊面積約300平方米的水田裡,49歲的朱則成打著赤腳,跟在一輛旋耕機後,朝翻起的泥土裡播撒底肥。突然,朱則成感覺右腳大拇指處一陣生疼,像針扎了一樣。朱則成抬起右腳,發現大拇指上類似兩個牙印的傷口處,已冒出殷紅的血,他四處張望,但未發現有異物出現。
  “我以為是水蛆,會咬人但沒有毒。”朱則成一開始並未當回事,他到水溝邊,洗凈傷腳,嘴巴對著傷口吮了幾口血水,哪知在半小時內,右腳就腫起來了,傷口愈發疼痛,他這才意識到可能被毒蛇咬傷了。朱則成找當地醫生,用偏方進行了簡單排毒,然後給在武漢的兒子朱元打了一個電話。
  “聽爸爸說他被毒蛇咬傷,我心頭一緊!”24歲的朱元介紹說,當時他正在位於楚天都市花園內的公司上班,聽到這個消息後心急如焚,加緊處理完手頭工作,便匆匆趕回洪湖。
  據朱元介紹,他和哥哥分別在武漢和廣東中山上班,媽媽在武漢一家賓館打工,只有爸爸朱則成一人在洪湖老家務農。當朱元趕到家時,距離朱則成被毒蛇咬傷已過去11個小時。朱元發現父親的傷沒有緩解的跡象,腳背腫得老高,父子二人在鎮上休息一晚後,昨日一大早,父子兩人從峰口鎮趕到洪湖市人民醫院。
  記者多方聯繫找好醫院後
  傷者匆匆從洪湖趕到武漢
  “有沒有抗毒血清?”這是朱元見到醫生後問的第一句話。朱元說,當聽到醫生說沒有後,他的心涼了半截。在與遠在中山的哥哥通過電話簡單商量了一下後,朱元決定向武漢的醫院求助。
  電話該打向哪家醫院?朱元再一次陷入無助之中,短暫猶豫之後,朱元最終向本報新聞熱線打來了求助電話。
  記者立即撥打武漢12320衛生熱線,希望接線員能幫忙找到擁有抗蛇毒血清的醫院。由於抗蛇毒血清並非每家醫院都有,且不一定有登記,一時沒能查到。後來,接線員建議記者聯繫軍區醫院。
  記者通過114查詢到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的電話,通過總機找到門診藥房,最後聯繫上急診科。昨日上午10時許,聽完記者的簡單介紹,接電話的醫生回覆說該醫院有抗蛇毒血清,並囑咐說若是被毒蛇咬傷,傷者一定要送進醫院接受正規治療。
  掛斷電話,記者立即將這個消息告知了朱元。電話那端,朱元有些激動,表示立即從洪湖起程趕往武漢。由於時間緊迫,朱氏父子乘坐的是最近一班開往漢口金家墩客運站的大巴。
  洪湖距離武漢有近200公里,3個小時的車程讓朱元感到異常難熬。與朱元有著同樣感受的本報記者,一邊與他保持通話,一邊與醫院急診科保持聯繫。
  金報採訪車客串起救護車
  傷者經過醫院搶救已脫險
  為將朱則成以最快的速度送進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,昨日下午1時,金報採訪車早早來到漢口金家墩客運站門前等候。
  下午1時30分許,朱元背著朱則成出現在金家墩客運站大門前。烈日下,朱元眉頭緊鎖,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滑下,病怏怏的朱則成右腳腫脹,敷上了厚厚的草藥。
  父子二人上車後,本報採訪車一路狂奔,直接開往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。途中,朱元擔心地說,父親的右腿小腿以下泛黃加重,腳踝以下腫紫明顯,感覺癥狀又有些加重了,不知道註射血清還來不來得及。
  “不想讓媽媽擔心,到現在我們還瞞著她。”說著說著,朱元語帶哽咽,眼含淚水。
  很快,採訪車到達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。下車後,朱則成被兒子直接背進急診科搶救室。等候已久的急診科醫生,在給朱則成作了詳細檢查後,把朱元叫到一邊說,朱則成受傷的時間已過去24小時,他的腳仍腫得厲害,可斷定他是被毒蛇咬傷了,而且蛇的毒性還不小,接下來要抽血檢驗看病毒是否進入血液。
  前期檢查結束後,為朱則成註射抗蛇毒血清、劃開傷口排毒、抽血……搶救工作有序進行,病床上朱則成一臉痛苦,朱元全程守護在父親之側。
  “檢查結果出來了。”昨日下午4時許,拿到檢查結果的朱元興奮地對記者說。據醫生介紹,朱則成的血液檢測結果顯示,部分指標有些異常,不過都在可控範圍內,經過緊急搶救,朱則成已脫離生命危險。
  “感謝你們,我懸著的心終於可以放下了。”朱元如釋重負地說。
  被毒蛇咬傷後不要用嘴吸毒血
  據介紹,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是中南地區蛇傷治療中心。據該院急診科主任醫師馬毅介紹,最近氣溫升高,氣候濕潤,毒蛇出沒頻繁,該醫院每天都會收到被蛇咬傷的病人。
  馬醫生說,市民如果被蛇咬傷,首先要保持鎮定,不要驚慌亂跑,否則血液循環增快,體內毒素擴散也會加快。其次是找來繩子進行束扎,根據咬傷位置不同束扎的位置也不同。如果在手指、腳趾上,束扎位置就選在靠近心臟一側的手指、腳趾的末端。如果傷口在手腳掌、手臂、胳膊、大腿、小腿上,則要在咬傷部位的上側,即靠近心髒的位置進行束扎。如果束扎過緊,出現皮膚發白情況,則每隔半小時需要松一下束扎的繩帶。
  第三步則是排毒。如果傷口還有膿血,那就要用力擠出或採用負壓抽吸的方式吸出毒血,比如用針筒等,但不要用嘴進行吮吸,因為如果口腔黏膜有破損,則有再次中毒的危險。最後一步,傷者要及時送進一些大型醫院,接受正規治療。
  (原標題:圖文:採訪車接力營救遭蛇咬農夫)
創作者介紹

澳洲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vj83vjde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