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患白血病卧病在床的張靖珂
讓張靖珂全家心灰意冷的診斷報告

積極鼓勵張靖珂 為張靖珂籌款的同學和網友們
  這個女孩,是一個熱心公益的大學生。在學校,她是公益活動的組織者,為脆骨病患兒、為留守兒童組織了多個助困活動。就是這樣一個充滿愛心的女孩,卻被一場始料不及的疾病拖入了痛苦的深淵。在她們一家人因為貧困而幾乎要絕望的時候,一場救助以他們始料未及的方式,悄然展開。
  照片上這個外形甜美、充滿朝氣的女孩叫張靖珂,是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的大三學生。張靖珂是個富有愛心、熱愛公益的女孩,她曾經擔任大學愛心同盟的會長, 組織過針對脆骨病患兒的“瓷娃娃關愛行動”、針對留守兒童的“螢火蟲支教計劃”等許多愛心救助活動,努力為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,奉獻自己的一份愛心。令人惋惜的是,2013年8月,張靖珂被查出患有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,就是通常所說的白血病。目前正在河南省商丘市第一人民醫院住院治療。
  張靖珂:今年你們這個我大概都瞭解了,那你們好好加油,有什麼具體的問題,我會有時候再跟你們問一下。
  張靖珂同學:現在我們工作也算比較上手了一些,所以這點你放心,在那邊把身體養好,然後趕快回來吧。
  雖然已經休學大半年時間了,張靖珂也無法再繼續擔任愛心同盟會長的職務,但是她的心思卻還在那些孩子身上,時常跟愛心同盟會的同學聯繫溝通,為幫助那些脆骨病患兒而操勞。
  張靖珂:可能這些孩子真正需要的關註,得到的並沒有那麼多,所以我們就是要發現這些需要被幫助的人,將他們的事情傳遞給更多的人。
  由於藥物治療的原因,現在的張靖珂身體明顯發胖,面色蒼白略顯憔悴,母親白福霞日夜陪伴在女兒的身旁,她至今都無法理解,一個從小就喜歡運動,健康活潑的孩子,怎麼會得這樣的病。
  張靖珂母親白福霞:當時就是醫生把結果拿出來的時候,她說你有兩個孩子嗎?我說我沒有就這一個,進門就問這個,我當時感覺天蹋下來的感覺,然後就是不知道怎麼好。
  張靖珂患病後,當時的血小板指標只有正常人的1/10,隨後她入住天津血液病研究所,接受註射一種叫兔抗人胸腺細胞免疫球蛋白的藥物,經過4個月治療,血小板指標已經恢復到正常人指標的1/3.2013年年底,張靖珂回到了位於河南商丘的家中進行恢復休養,等待血小板指數的回升。可是在今年過年期間,張靖珂再次出現出血發燒的癥狀,血小板直線下降,第二次住進了醫院,目前她只能依靠輸血,輸血小板來維持生命。商丘市第一人民醫院血液科主任陳淑霞,對於張靖珂目前病情做出了分析。
  商丘市第一人民醫院血液科主任陳淑霞:說明這個病人可能是對ATG(藥物治療)不是很敏感,她最近要去天津血研所,再進行評估,看ATG(藥物治療)治療效果到底如何,如果是效果確實不好,可能還要做骨髓移植。
  眼前的現實,讓媽媽白福霞非常心痛。她很愛她的女兒,不僅因為與女兒的親情,更因為她的懂事,還有她的善良與愛心。靖珂從小學習刻苦、成績一直都非常優秀,白福霞一直以擁有這樣一個女兒感到驕傲。女兒患病的噩耗,給白福霞和丈夫張傑帶來了致命的打擊。但他們兩口子下定決心,無論有多難,他們也要盡一切努力求醫治病,輓救這個年輕的生命。
  白福霞:我們去的時候,醫生說你這個病前期至少準備三十萬元,這三十萬元還得愛惜著花,到後期,要想好的話至少得五十萬元。
  幾十萬元治療費對於這個收入微薄的家庭來說,幾乎是關閉了他們治療的希望。白福霞下崗在家靠打短工掙錢,丈夫張傑在一家工廠上班,兩口子每月收入3000多元,除去給靖珂上學的花銷外,剩下的錢只能免強維持生活,根本談不上什麼積蓄。怎樣才能湊錢給孩子治病呢?無奈之下,白福霞和丈夫做出了一個決定。
  白福霞:回來時候我有這樣的想法,房子是他爸爸我們辛苦一輩子的,現在我想把這個房子賣了,給孩子看病。
  然而,賣房的進展並不順利。信息發佈出去以後,前來看房的人卻寥寥無幾。眼看著張靖珂的病情一天天加重,治病急需的錢卻毫無眉目,白福霞和丈夫發了瘋一樣四處籌錢,親戚、朋友、同事凡是能找的,能借的,他們都去試。
  張靖珂父親張傑:那幾天不知道怎麼過的,一兩天就瘦了三四斤,吃不下飯,一掙開眼就是孩子的事。
  正當白福霞夫婦為靖珂治療費一籌莫展的時候,一個來自廣州的電話,讓她看到了一線希望。
  白福霞:當時第一個電話打過來的時候,我感覺不太相信,感覺不是事實。沒想到。然後打過電話之後,手機上就收到這個打的款項了,我當時就哭了,我就告訴靖珂,我就說你同學給打錢了,我說打了這個錢媽媽現在高興能救你的命。
  此後,連續好多天,丈夫張傑的手機從早到晚響個不停,原本可以待機一周的手機,一天就沒有電了,這一切來得太快、太突然,這是張傑始料未及的。
  張傑:五六分鐘,十來分鐘就一個電話,一直在打。給靖珂加油的,捐款的,醫院的都打電話。
  源源不斷地愛心和善款,從四面八方匯聚到了這個家庭,一股股強大的暖流在溫暖著張傑夫婦那顆受傷的心,短短的十幾天時間,他們便收到捐款40多萬元,一下子就解決了張靖珂所需的治療費,白福霞連做夢都沒敢想的事情就真的奇跡般地發生了。
  白福霞:那時候心情除了感激之外,覺得孩子也有救了,一切都有希望了,當時天塌下了之後就靠自己肩膀承擔,然後有那麼多的人幫你承擔,幫你分擔,我就感覺有信心,也有希望往前走。
  帶來這奇跡般改變的是源自中山大學嶺南通訊社,在學校網絡上發佈的一份愛心募捐倡議書,倡議書發佈後中山大學的同學迅速響應,一場為靖珂加油的愛心募捐在全校多個校區展開。南方日報得知這一消息後,在報紙和網絡上迅速刊登了標題為《中大“最美公益女孩” 身患重病醫療費告急》的文章,一時間新華網、人民網等各大網站、論壇紛紛轉載這一消息,引起了社會各界和網友的廣泛關註,張靖珂也將自己的微博改成“為靖珂加個油!”來鼓勵自己。
  張靖珂:我覺得當時的心情可以用一個詞來說是驚訝吧。因為我之前認識的網絡,大家會有不同的聲音,對待任何事情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看法,但是沒有想到因為我的這件事情我收到了那麼多都是正面的,都是大家的鼓勵。
  全國網民相助 張靖珂全家重獲希望
  張靖珂的疾病使得一家人一籌莫展,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網絡扭轉了家人的絕境。當學校網絡將她的病情信息披露後,這個信息吸引著人們的關註,也牽動著人們的愛心,從平面媒體上傳播,進而到網絡上傳播,又繼而有新華網、人民網加入。短短幾天的時間,這個愛心女孩的遭遇得到全國的廣泛關註,人們紛紛解囊相助。網絡正能量所創造的奇跡,讓張靖珂的人生,從此走出了新的軌跡。
  現在只要身體條件允許,張靖珂每天都會將自己身體狀況和心情,通過微博、微信與網友分享,天南海北的網友將祝福和鼓勵寫在雪地上,畫在沙灘上,拍成照片發給靖珂,有的網友甚至堅持很長一段時間,每天都會給靖珂發來兩個字“加油”,面對這種持續的關愛,看著網絡上一句句鼓勵的話語,張靖珂在精神上從中獲取了強大的力量,更加堅定了與病魔鬥爭的信心。
  張靖珂:我就覺得這次網絡上面,網友給我的支持,就像另外一劑藥方一樣。我有的時候可能是正在發燒,頭很痛,但是有時候會偶爾翻一下手機,看到他們的一點評論我覺得就會好很多。
  張靖珂告訴記者,自己生病後由於病痛的折磨,在精神上很害怕會突然失去一些東西,會感覺很孤單。自打生病的消息被網絡傳播出去後,圍繞在她關愛她的人不僅沒少,反而越聚越多。而且很多年沒有聯繫的朋友和同學,知道了她的消息後,突然間又出現在了她的身邊。
  張靖珂同學田雨:我們通過網絡獲知她的消息之後,然後來這邊經常來看望她,希望能給她一點照顧一點關心。
  張靖珂同學何思源:我就覺得我這個最好的朋友在我心中一直是豎著的,像標桿一樣,現在一下倒了,好像就是我應該給她傳遞一種正能量了,現在是她需要我的時候。
  白福霞很少接觸網絡,在她眼中網絡上是個虛擬的世界,離現實生活很遙遠,但是這次靖珂生病後,網絡帶給他們全家的幫助和改變,讓她真切地感受到了網絡的正能量。
  白福霞:現在通過網絡的形式更迅速,更讓你貼切的感受到他的愛,他的存在,你想不到的時候,就是突然間發生在你身邊了,特別特別親切,我感覺就是,給了你好多好多力量,就是心裡面,冰涼的心全部給你溫暖了,然後融化了那個感覺。
  生病給靖珂造成的人生落差是巨大的,但是這並沒有改變她那顆善良的心。住院期間,當她得知有病友患病後沒有親人陪伴,甚至被拋棄時,靖珂反覆叮囑媽媽一定代表她去看望並盡可能地幫助他們。
  張靖珂:因為這次住院就聽說她好像因為那個身體的狀況,還有一些沒有人幫助,就是沒有人照顧她,已經可能離世了,就感覺很難過。如果能多住幾天,等到她發燒穩定了,我還是會過去的,想過去看一下她。
  在治療過程中,靖珂始終都沒有因為對病痛的恐懼而流下眼淚。可是提到她過去幫助過的病友,她卻難過得無法控制情緒。靖珂告訴記者,現在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儘快地好起來,繼續做她喜歡的公益活動,繼續幫助更多的人。
  張靖珂:我有時候很感謝這場病,讓我覺得看透了很多東西。我們之前有的那些對公益方面的擔憂,可以以我的自身的經歷幫他們打消(顧慮)。對於我來講,我可能也就是那十幾天受到了很大的關註,很大的關懷。但是這種力量,對於我而言會延續很久。
  一路倔強、一路星光、一路跌蕩、一路輝煌,我深愛著的公益正在以快樂的步伐邁向充滿未知的前方,只留下身後一串腳印 ,一束光。(央視財經《經濟半小時》)
 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vj83vjde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